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石青】讲师-学生=12⑦

12


青江做了一个梦。


又是那个连环车祸现场,这次的他却是作为一个漂浮的灵魂,一个独立的意识,浮游在空中以上帝视角俯瞰着这个已经深深烙印在自己记忆中的场景。这是他从未经历过的,青江听到了曾经忽视的求救声、警笛声和呼喊声,以及一个弱弱的、近似于哀求与命令的声音。

这声音来自被那时的青江无意识里用力拖拉着的男性的口中。

“住手……放开我……”

“你听到了吗……你……”

“我的脚被卡住了!……你听见了吗!”

“孩子!放开我!”

“不要再拉我了!喂!……”

而青江从未听过。

至少,在他的现存的记忆里,从未听过。


然后他便看到,即使那位男性面容模糊,他却能感受到来自内心深处的焦急和绝望。因疼痛扭曲,因痛苦变形,那被生生撕裂的筋骨,那被活活扯断的右足。

青江突然觉得这声音在哪里听过,他对那些文字固然没有印象,却对这音色十分敏感。他感觉自己被绝望禁锢,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出。而那些话语在耳边不断回响,真的,仿佛,就在耳边。


他醒了。

禁锢来自于一双结实的臂膀,而那些话语来自自己头顶上方。

是石切丸。是正抱着他睡觉的石切丸。

“老师,醒醒,醒醒,你做噩梦了……”青江不由自主的提高声音,摇晃着身体企图叫醒石切丸。他看不见石切丸的脸,却能清楚地意识到此时的石切丸多么恐惧。石切丸的右腿在抽搐,整个人都在发抖。这样的石切丸,饶是岩融都不曾见过。青江开始慌张,一个不好的想法渐渐浮现在脑海里。

不一会儿,石切丸停止了梦呓,缓缓睁开眼睛。他深舒一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让青江多么不舒服。

“对不起……青江……”石切丸坐起来,一脸抱歉,“你没事吧?”

青江虚虚的点头,头发胡乱覆在脸上。他有些后怕,结合着刚刚石切丸无意识的梦话,莫非,如果真的那么巧,当时让自己抛弃独自求生的意志坚持营救的那个男人,就是石切丸?他不敢抬头看石切丸,如果当初真的是自己,真的是自己让他落下了终生残疾……

这次轮到青江缩成一团,他吮住了自己的拇指,焦虑的磨咬着。冷汗开始从背心向外渗,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石切丸被吓到了,连忙重新抱住青江,安抚着他的后背,一边问道:“你怎么了?青江?哪里不舒服吗?”

青江只是摇头,抱住自己的人是这样的温暖,抚摸着自己后背的手掌是这样的宽大。手心的温度熨帖在皮肤之上,渗透进骨肉之中,和着石切丸的体香,在青江的身体里形成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他开始对石切丸产生依赖,他不想离开这个安全的怀抱。即使自己让石切丸不再自由,石切丸却依然愿意将自己包裹。愧疚、不安、难过、欣慰,百般情绪纠结在心头,青江一个不小心,竟是呻吟出来。他开始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很快就打湿了石切丸的胸膛。

“石切丸……对不起……老师……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我不知道……我不……”不知哪里来的确信,青江笃定当时让石切丸落下残疾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他揪紧了石切丸的睡衣,难过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不停地道歉,反复地哀求。

石切丸则是一脸不解,青江在道什么歉?什么不知道那是自己?他捧起青江哭花的脸,看着那低低垂着的异色双眸,睫毛上如同清晨的凝露一般的泪水,心疼的吻了下去。他感觉到青江眼皮的颤抖,眼泪淡淡的咸味,和直达心底的怜惜与不舍。石切丸抱紧青江,只让他在自己怀抱里发泄此时所有负面的情绪。心里揪着,却深知自己除此之外做不到其他任何。

不知过了多久,青江哭着哭着竟然又在石切丸怀里睡了过去。应该是昨晚的酒精依然散发着功效,催眠了被愧疚击溃的精神。石切丸却是再也睡不着,他替青江擦干了眼泪,撩起了糊在脸上的长发,露出青江白皙年轻的脸庞。


是什么让他如此不安?石切丸一边安抚着已经睡沉的青江,一边努力的回想。



13


青江的手机在床头柜响了。石切丸连忙设到静音,来电显示是太郎。


“喂?”

“嗯?三条前辈吗?”太郎诧异,“请问青江在吗?”

“他……睡着了。”石切丸摸了摸青江的面庞,轻轻捂了他没有被自己拢住的另一边耳朵:“有什么我可以转告他的吗?”

“啊,谢谢您。青江最近眼睛不舒服,我帮他约了医生,能请您帮忙告诉他下周二上午记得去诊所吗?我会把地址发过去。”

石切丸沉吟了一声,“我知道了。青江君……的眼睛,曾经发生了什么?方便告诉我吗?”

“没关系,告诉您也无妨。青江以前出过一次车祸,先是撞到了扶手,之后又被爆炸物击伤了右眼。之后右眼的视力一直很……”

“车祸……”石切丸低低的重复了一句,“方便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吗?”

“说来也巧,和您出事是同一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正好是青江初中修学旅行的时候……”

随着太郎的讲述,石切丸发现了一件巧到可怕的事情。他手有些发凉,不自觉地插进青江的头发里,缓缓地摩挲着他的头皮。


天啊。

天啊。


太郎又说了些其他事情,并且邀请了石切丸去名古屋的神社实地考察。挂了电话后,石切丸面无表情的垂头看着熟睡的青江 。从未有过的冰冷的神情,与他手下轻柔的抚摸仿佛出于二人。

似乎是感觉到了石切丸的异常,青江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还没有清醒的大脑让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早上的时候自己缘何如此慌乱。他只知道现在石切丸在替他顺头发,于是幸福的蹭了蹭那只大手,也顺便往怀里蹭了蹭,因则错过了石切丸被惊醒一般的表情变换。等青江回过神来抬头看石切丸,石切丸已经换上了平时温和成熟的笑容,眼神像是在问他睡得好不好,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凌厉的眉眼。


“石切丸……老师……”青江最受不了石切丸这样的注视。他重新埋头进被子里,闷闷道:“我可能……我……”

“我都知道了。”石切丸轻轻的说,“别怕。”

青江猛地起身,一脸不可置信:“怎、为什么——”

“放心吧,没事的。那时……谢谢你。”石切丸在青江醒来之前斟酌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以获救者而非受害者的面貌面对青江。不然这对当时那个还是高中生的孩子豁出性命的相救也太无情了。而那之后也的确是自己郁愤交加消极对待复健训练,这才落下了病根。他安抚着语无伦次的青江,捏了捏他几乎又要哭泣的脸颊,“饿了吗?去吃饭吧。”

青江想不到石切丸会这么淡定,只看着石切丸下床后扶着墙上的扶手一瘸一拐的去了卫生间。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内疚感和不安依然没有散去,他还是很难过。

但是这种难过,可能并不只是因为对方默默原谅了自己的好心办坏事,而是……

无法让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幸福。


想到这里,青江忍不住揪心的疼痛,鼻子一酸又要哭出来。而石切丸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便看到了青江盘腿在床上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想也知道他在纠结,石切丸暗自叹口气,拿了套青江从前留在这里的衣服放在床上。他稍作犹豫,低头在青江的头发上轻轻落下一个安慰性质的吻,然后便坐上轮椅转身出去了。在岩融和今剑面前,他还是不愿意像个残废一样摇摇晃晃。


等青江洗漱完毕穿好衣服来到餐厅,今剑正趴在餐桌上兴奋的和石切丸聊着什么。石切丸一边吃饭一边回答,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今剑注意到青江,蹦跶着跑到他面前,“已经是中午了哦!青江睡懒觉了!”

“嗯……抱歉啊,昨天玩的太high了。”青江勉强的笑,坐到了石切丸对面。那儿有一份一模一样的午餐,米饭、味噌汤、沙拉和可乐饼,一看就知道是今剑用冷冻食品临时做成的一份。他最近迷上吃冷冻速食,每次去超市都要买一堆回家。

两人安静吃完,石切丸告知了青江太郎的留言。青江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就拿了背包逃也似的离开了三条家。


“青江怎么了?”今剑睁大眼睛,和石切丸一起收拾碗筷。

石切丸摇头:“可能是昨晚喝多了还是不舒服吧。对了今剑,陪我……收拾一下东西吧。”

“收拾?你要去哪里吗?”

“我该……离开了。”



————————————————————


考试周终于结束了……吐魂

再写个关于死刑的看法,大三的春季学期就结束啦~然后可以回国啦~~~

这一章其实是有些混乱的……我一开始设想了两个走向,一个是这个,另一个是两人早上由于某种心知肚明的原因用手来了一发然后互道心意【。】但是一是和开头对不上,二是由于刚看了无法触碰的爱,觉得小吵怡情是有道理【。】

希望有时间周更。。。。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给我用orz

总之,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27)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