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石青】讲师-学生=12⑥

10

恳亲会结束的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九点刚过的时候众人走出餐馆,马上就分成了两拨。往左边的是去车站附近打车各回各家的,往右边则是准备一起去第二摊继续的。这一拨领头的是石切丸的旧友河本教授,石切丸本想以身体不适拒绝,却实在没能拗过数年未见的前辈的邀请。河本教授差人开来了两辆SUV,足以把他们五六个人安排的舒适妥当。青江帮石切丸收好轮椅后刚想上车,一抬头便看到石切丸有点为难的目光。

“?”

“青江,虽然很抱歉,不过你今天……要不要先回去?我会让岩融来接我的。”石切丸低声问着。

“为什么?我去……不方便吗?”青江疑惑,石切丸很少主动要求他离开。

河本教授马上看出端倪,却是把青江推上了车:“哈哈哈哈,小家伙是不是还没成年啊?大人的世界对你来说会不会太刺激了?”

“成年……倒是成年了。啊……”饶是青江再没有经验也反应过来第二摊的目的地是哪里,怪不得刚刚自己跟来的时候几个教授的目光都很奇怪。“果然我还是……”

“小家伙说什么呢,既然成年了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今天去的地方说不定你下一次去就是十年之后啦!哈哈哈哈哈哈!”河本教授已经醉醺醺的,坐在助手席指挥着司机前行。

青江尴尬的坐在石切丸旁边,石切丸则用眼神安抚青江,一边用手顺着他的背一边回答着河本教授的问题。多半是关于近些日子自己的情况,还有老家那边的人员变迁。

石切丸这次被灌了不少,脑子其实已经有些混沌了。只是他喝酒不上脸,青江下意识的觉得石切丸还能成为自己的靠山,能在从未涉足过的地方拉自己一把。然而事实是等进了店之后一人旁边一个小姐姐坐下来时,石切丸只能微笑着点头回复吱吱喳喳的陪酒女们,和青江之间也隔了一个裙子拉到大腿根的女孩。青江被那个女孩放肆的打量,一边被调笑着真是罕见竟然有个小伙子能和教授们一起来。

这家风俗店其实算是附近比较高端的店面之一,接待的大多是千代田的企业精英和文京区的文人教授。因此无论是店面还是女孩子都并不那么妖艳恶俗,安安静静里反而透着妩媚和年轻的朝气——这些教授们就是喜欢这种女孩子,不得不说店家的确对顾客群研究煞费了苦心。当然与之相称的酒水价格自然不可小觑,青江到最后结账的时候才知道石切丸迷迷糊糊里点头点单的那瓶香槟竟然比自己给他打一年工的工资还高。石切丸看上去也并不在意,甚至是在往来应酬之间都熟练而从容。如果说和教授们尚可觉得是为了学术交流,但是和这些小姑娘们……

青江盯着那个一直往石切丸身上靠的女孩子,看得出来她对石切丸这位客人十分的殷勤。虽然刚刚开的那瓶香槟是原因的大多数,但石切丸作为这些人里面最年轻的金主还自带着华族光环,他的身侧实在是让别的女孩都羡慕嫉妒恨的位置。——包括自己……?

嗯?

青江为刚刚的想法愣了一下。为什么自己要羡慕嫉妒恨?

因为那里……本来是自己的位置?

可是……自己又不需要石切丸捧营业额……啊不,好歹自己也受着石切丸每月的发薪呢……

然而……需要他帮自己长面子吗?看啊,他的气质,他的谈吐,他的从容,有这样的人在身边可不是很有底气么。

那自己和那些女孩子一样的?讨讨石切丸的欢心,然后接受他给自己的什么东西?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艰难的运作着,青江就着自己旁边的女孩的手喝了一口,两眼放空便也没有注意到石切丸略微不满的视线。

“青江?”石切丸的声音不大不小,然而往日马上便会回应的青江却并没有听到。

女孩子用手指拨着青江的下巴让他回头,目光便正好对上石切丸棕黑的双眸。里面有……嗯……不满,担忧,和……和自己一样的感情?

嗯?

青江迷瞪着给了石切丸一个微笑,殊不知自己这无意间的动作却被石切丸误解成现在很幸福的解答。石切丸也同样盯着女孩子挠动青江的手指,那指甲好长好尖,又粘着塑料钻石,会不会把青江划伤?

虽然注意点不一样,但两人现在共通的想法都是——我想坐在他身旁。他们盯着对方的眼睛,透过酒精的挥发和香烟的雾气。他们揪紧了心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反常。

11

午夜时分,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风俗店门口。车上下来的是身材高大的青年,染着金发却丝毫不显轻浮,一袭白西装衬得人修长挺拔。受到无数注目礼的他径直推门,一眼便发现了在大堂肩靠肩迷迷糊糊打瞌睡的石切丸和青江。

石切丸挣扎着抬眼睛看岩融,手却牢牢的护住了青江不让他躺倒。岩融会意,先抱起了青江把他塞进车里,又折回来领了轮椅和石切丸带回车上。石切丸一上车就趴去了青江身上,看见他是昏睡而非昏迷才松了口气把青江按在怀里。岩融忙着发动车子还想跟石切丸抱怨什么的样子,回头一看却自己挑挑眉闭了嘴巴。

他看见石切丸一边顺着青江的头发一边垂眼看着青江睡觉的样子,如果说平时的石切丸的温柔只是和煦的微风,吹拂着人舒适而放松;此时的他却如同不容拒绝的春日的暖阳,直照得人仿佛要融化在他注视的眸子里。可惜青江只能感觉到收紧自己身体的臂膀,有力却不霸道,让自己安心之余也能不经意的撒一撒娇。他蹭了一蹭头侧的胸口,棉麻衬衫有些粗糙的质感此时在酒精的麻痹下对脸部的刺激却是刚刚正好。鼻间弥漫着酒气和一丝女士香水的味道,但更多的是来自石切丸自身的、一种类似于檀香、奶香和太阳香(?)比例精确混合而成的香调。他深吸一口气,打了一个小小的寒颤,再吐气时便带了满足和愉悦,连嘴角都忍不住带了小小的弧度。他更深的向石切丸怀里埋去,石切丸也配合的拢紧他的身体。车开在深夜的东京,窗户映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色彩斑斓却从未分走石切丸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越来越愿意注视着这个年轻的孩子,仿佛要把自己当年没有在意过的青春都找回来一般。然而他的青春又那么不同,没有勾心斗角的家族宴会,没有暗中较劲的学习生活,没有毕恭毕敬的拜访寒暄。除去自己身上的家族光环,石切丸觉得自己其实是一个无趣古板的人。尤其是当年那场车祸之后,他甚至不愿意与外界交流,就是因为其中的格差太大。他要坐在轮椅上——虽然他能选择装假肢——但却不愿意如同跛子一般拖着腿,再也无法像当年意气风发的大步流星;他要抬头同人讲话——虽然别人总会低下身子——但却如同是被施舍一样的感觉让他颇为不耐。陪着今剑看了几集肥皂剧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在对方转身离去的时候走上去拉住心爱的人——他有什么能力,去抓住那只悲伤不安的胳臂呢?

那场车祸……石切丸咬咬嘴唇,那简直是好心办坏事的最佳示例。对方不顾一切的救援却造成了他终身的残疾,以至于他事后一直不愿意去对当时拖拉自己的高中生做什么表示。谢谢你把我搞成瘸子?还是谁让你把我拉离爆炸隐患?他选择了沉默,只因其中太复杂,那时的他还不能分心去想应该如何面对。

“石切丸。”岩融的呼唤打断了石切丸的思绪,车已经稳稳地停在了三条家院门口。等在门口的今剑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跑过来想要扶人,却被石切丸温柔的拍拍脑袋赶回床上。

“其实今天宗近来了……”岩融把本来想在车上没有说的事情悄悄告诉石切丸:“他睡在客房里呢……今晚不然让青江睡沙发?虽然有些对不起他——”

“没事,让他跟我睡。”石切丸抱着青江坐在轮椅上,让岩融推他回房。进屋的时候楼上没有动静,想必三日月宗近已经睡下了。岩融把青江放上床,想帮他换上睡衣却被石切丸叫住,之后便一脸“我懂了”和“你真行”的放下睡衣回了卧房。

石切丸用冷水洗了洗脸,顺带着冲了个澡,顿时酒醒了不少。他看着镜子里有些疲惫的自己叹了口气,又拨了拨自己的肚皮,把毛巾浸湿后撑着拐杖回到床前。他帮青江脱光了沾着酒气的衣服,房间里的恒温空调让青江并不会感觉不适。面前这具精瘦的身体是石切丸所羡慕的,常年坐轮椅让他并不能有效的保持体型。他帮青江擦拭了一下身体,给青江穿好自己的白色T恤后才扯过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

做个好梦。

石切丸悄悄的吻了一下青江的眼皮,如同蝴蝶翩翩落在那只黯淡的眼珠上。青江动了动,向着熟悉的气息的源头靠去。

好温暖呀,虽然不冷。

————————————————————

终于闻到恋爱的酸腐味了……ww

对了感觉岩融和今剑的地位似乎比石切丸低一点?的同学,其实是一种……其实身边如果有这种亲戚朋友的话可能能理解,就是那种自己比ta健全所以有责任无条件(或者有一定限度)的去迎合ta的心意。其实是抱有一种优越感的……当然这个属于社会学问题我们不讨论,我只是说一说其实岩融和今剑还是很pride哒!

石切丸并不是霸道总裁,青江也不是小娇妻,所以他们也会温温和和的HE!

车祸的前因后果大家能推理出来了嘛ww其实真相还是有些狗血的……

对了关于石切丸身上为什么会有奶味——
其实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说过,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是会觉得对方身上有奶香的。。。我倒真的感觉到过诶ww

大概再有三篇就完结了?可能涮个肉,不过一切都得看教授能不能放过我……

那么,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如果喜欢的话不要吝啬你的小红心小蓝手哦~也欢迎讨论~

评论(9)
热度(27)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