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石青】讲师-学生=12⑤

08


T大的春假从二月初放到四月中,这意味着石切丸和青江有很多时间待在一起。石切丸给青江的纸袋里还有一张乘车卡,上面已经印着了从岩融家到青江家最近的车站的半年票,区间是T大所在的车站。被报销了交通费的青江自然不负期望,每周都会有四五天跑去岩融那里带着他到处逛东京。虽然其实他自己对东京的了解也是半斤八两,但是有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这对江户子情侣的推荐,他倒是也能带着石切丸去不少不是那么出名却十分有趣的大街小巷。吃吃小吃逛逛小店,再顺便拍拍景色,有时候一逛就是一整天。去到岩融住的高级住宅区又需要换乘地铁,导致青江推着石切丸赶末班电车的时候总是吓得一惊一乍——虽然打车回去也不是不行,但两人都心照不宣的觉得这样有些“庶民”却亲近无间的感觉十分美妙。

从第一次下雪那天岩融接送过一次石切丸之后,他几乎没怎么出现在青江的视线里。据石切丸说是道场那边太忙,又要准备比赛又要亲自教导,今剑继承的那家京都的寺院也需要他去掺一脚——今剑还太小,是他父亲的老来子,老爷子因病去世前托孤给岩融,这个喜欢小孩子的大哥哥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而比起岩融今剑就快活的许多,虽然因为色素缺失形成的特殊外貌导致他在学校被霸凌而不得不在家接受远程教育课程,但有岩融,最近还有石切丸和青江的陪伴,他并没有听上去那么孤僻内向。相反,他总是活蹦乱跳的围着青江转,听他讲学校的趣事糗事(石切丸的学校生活太无聊了,今剑说),不去道场的时候也会跟两人一起出去玩。青江像多了个弟弟一样,这让一直在家族里处于老小的他非常有成就感。

于是漫长的春假过后,青江渐渐地不再生硬的喊石切丸为“三条老师”,石切丸也跟着太郎唤他青江君。两人被习惯训练出来的默契让时隔俩月后来拜访的太郎小小的吃了一惊,看向石切丸的目光更复杂了。


“嗯?”石切丸停下给青江擦嘴角的手,询问似地看向太郎。

太郎连忙摇摇头,“那么到时候就拜托您了。”他委托了石切丸帮忙策划了五月初的例行神乐,其实这事儿有神社专人打理,本并不需要石切丸插手。但太郎刚接手神社管理,此时有一个精通此事的人能帮忙自然是十分好的。

“说起来太郎你最近经常往东京跑啊,而且一来就是往石切丸老师这里,难道对老师有什么非分之想?破镜重圆之类的……”青江打趣。

“别胡说。”太郎严肃,“倒是你,假期也就算了,开学之后可不能再这样到处乱跑,要好好照顾三条老师。”

青江一脸我晓得啦的样子,让太郎忍不住摇头。这个小表弟从小自由惯了,凡事从不尽力而为,以至于当年知道他考上T大的时候全家都惊讶了。本来以为他只是会上本地的私立大学,毕竟青江脑子再怎么聪明高中三年也从未上过私塾或者辅导班。说不定是那次事故……想到这里,太郎想问问青江的眼睛的状况,却又碍于石切丸在,只得在青江送他去车站的时候问了一下。


“一切照旧,还是什么都看不清。”他自嘲般的笑笑,“石切丸大概知道我的右眼有异常,但他并没有主动提起过。”

太郎点头:“那你要保护好眼睛,换隐形眼镜的时候注意清洁。”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了……”青江摆手,把太郎赶进新干线换乘点,“给次郎和阿姨问好~拜~”



09


开学了。

石切丸是文学部东洋哲学科的专职讲师,办公室却是和文学部的所有专职讲师在同一间里,乌乌泱泱的几十个博士在同一间水泥屋里还颇为壮观。青江曾经装作遗憾的说那以后就没有办公室play了诶,难得被石切丸敲了一下脑袋。

东哲的女同学们自然是惊喜的,虽说这一行里的教授一个个仙风道骨温文尔雅但毕竟年纪摆在那里,有的孙女都比自己年纪大了。石切丸这样一个适龄期的讲师的到来让大家都眼前一亮,在学科介绍讲座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青江是社会学部,主要活动地点都在文学部对面的专用教学楼。不过由于有很多共同课程,再加上要去给石切丸做助手,青江在这学期的选课上下了不少功夫,力求能和石切丸有多一些的共同时间。而幸运的是青江的必修课和石切丸的课程并没有冲突,青江也就乐得有事没事往文学部教学楼跑。


这天青江照例给石切丸背着复印课件推着他去教室,将石切丸的轮椅固定在讲台后便下去分发纸张。这间教室并不算大,现在已经坐的满满当当,大家都是为一睹这位新讲师的风貌而来。讲真石切丸的课程内容其实很枯燥,所以上课的时候不免有人玩手机不听讲。石切丸也只是在台上讲解古文书,青江便坐在讲台边盯着玩手机的人一直看,看到那人不自然的把手机收起来才罢休。有这样一个监督役在自然没有人偷着讲话或者做别的事情,最后只有石切丸的课大家都规规矩矩的认真听讲,让来巡查的学部长颇为欣慰。

“其实你不用那样做的。”石切丸对推着他的青江提议,“我知道这堂课很没意思,大家会厌烦也很正常。”

“我是为了他们好嘛。一堂课的学费合下来要两三千日元,他们难道是来付着钱玩手机睡觉的?”青江不以为然,“而且我也不觉得你的课没意思啊,光是听着你的声音就很舒服了。”

“你呀……”石切丸笑着摇头。


回到办公室,青江又帮石切丸整理了课件,石切丸之后已经没有授课,只要把上节课没有发完的复印件整理归类完毕,今天的青江的工作也就结束了。

“哟,三条老师。”抬头一看竟然是学部长。

“学部长老师,您辛苦了。”石切丸微笑,“今天有些热呢。”

“是啊是啊,照理说东京的春天还算是比较冷的,今天有些反常。说起来你还习惯东京的生活吗?”

“托您的福,我在这里过得还不错。各种方面十分便利。而且还有这个孩子在帮我。”石切丸指了指青江。

学部长自然不认识青江,只是夸了他几句,然后就低声凑近石切丸:“三条老师,今天有一个恳亲会,不知道您能否赏脸?”他的语气和之前有些不同,带了点试探和揶揄。

石切丸觉得有些奇怪,“是哪位教授的讲座之后的恳亲会吗?”

“哈哈,不是,是我个人发起的,主要就是文学部的几个现任和从前的教授聚一聚,这次还有河本教授来。”

“河本教授?真的吗?”石切丸眼前一亮,河本教授是石切丸博导的好友,两人算是忘年交,但石切丸车祸后闭门不出,和这些前辈友人的联系几乎断绝。

青江在一边默默的整理完毕后刚想离开,却听石切丸说:“虽然算是不情之请,但我能否带着这个孩子?”

学部长和青江同时一愣,到底是学部长先反应了过来:“啊啊,当然可以,这次只是个恳亲会,也不是学部讲座,当然没问题。”

青江则错愕的看向石切丸,只见石切丸一笑:“青江君今天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倒是……没有……”

“那就一起去吧。河本教授是个很有趣的人,文学部的教授们也都很厉害。”石切丸摸摸青江的头,耐心地劝道。

既然石切丸这么说了,青江作为学生和石切丸的助手自然没办法再推辞。


恳亲会就在学校附近的某家中华餐馆,小包厢里的智商密集度简直能晒瞎人双眼。每个教授的头衔拿出去都能让人抖三抖顺便尊称一句大先生,石切丸的履历放在这里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但他并不怯场,面对这些学界大拿依然淡定温和,周围的教授们也对石切丸十分礼貌,更有几个研究古文书的教授已经开始和他交换名片。

“没想到三条的少爷能赏脸来敝校,真是蓬荜生辉啊。”学部长举起酒杯,大家都安静下来,“只要三条老师愿意,敝校的副教授便是您囊中之物了。到时候也请各位教授多多关照啊。来,为三条老师的驾临干杯!”

“干杯——”

青江捧着果汁其实是有点被吓到的,要知道除了自己、能站在这里的哪个不是享誉学界著书无数的学者。能让他们如此恭敬(哪怕是表面上),甚至这个恳亲会简直就像是为了给石切丸准备的……他到底是什么身份?真的只是一个小讲师吗?


一番寒暄之后,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站在石切丸轮椅后的青江。一身休闲装和一屋子的西装革履格格不入,年轻的样子更让人确信他和这个都是老学究的聚会没有任何交集。

“这是我的助手,也是T大的学生,在社会学部就读的笑面青江君。”注意到众人的疑惑,石切丸略带歉意的出声,“我行动不便,现在都靠着笑面君在辅助我的日常生活。这次擅自带部外人是我唐突了。”

“诶,不会不会,一群老头子里有这么一两位年轻的新生代,也能给我们带来些活力不是。”

“是啊,叫笑面君是吗?三条老师还请你多多关照了啊。”

青江面对着众人的寒暄有些不安,只能僵硬的点头扯笑。老油条们也注意到了他的拘谨,很快就把话题转回了石切丸。石切丸的反应则自然得多,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展露的风度姿态一看便知是已经出入这种场合颇久的模样。青江偷偷地瞄着谈笑风生的石切丸,虽然不是第一次,却是最确切的感受到了他作为成功的成年男性的魅力。


此时石切丸如果回头看看,便会发现青江眼里难得的艳羡和憧憬。闪烁的浅色眼瞳流连在他的笑颜上,那样的温柔眷恋,带着不知名的感情,悄悄地,静静地。



————————————————————


_(:3」∠)_

在图书馆写了起来……月曜一限已经很艰难了,老师还带一个班来图书馆实践……只得借了台本本更文啦。

钱包还是没有找到……好痛苦。呜呜呜……

话说回来。

虽然这篇文莫名其妙的走向了一种灰姑娘的套路,但其实讲起来应该算是英雄美人互相救赎的故事……哎呀剧透了【。】

感情线可以展开了的样子,石切丸的腿的秘密大概还要等两章~因为解开了之后就要完结了TUT

那么,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喜欢的话别忘了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喔!

评论(9)
热度(34)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