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石青】讲师-学生=12④

06

早早被太郎揪起来洗漱的青江睡眼朦胧,并且维持着这个状态一直到了石切丸家。之于太郎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小时候他总是一大早左手揪着青江右手揪着次郎去神社附近的小学参加夏季早操*;但对石切丸来说确实有些新鲜,松松的扎着头发、一脸迷茫还摇摇晃晃的青江简直可爱极了。就像是很久以前网络上曾经流行的那只黄白花纹的小奶猫一样——他让已经洗漱完毕的今剑把青江牵去一楼的自己的房间———迷迷糊糊的青江实在不像能爬楼梯去二楼客房的样子。他在门口看好青江卷着被子沉入梦乡,才去到在会客厅等待的太郎那里。

“原来你跟笑面君还有这样的渊源。”石切丸跟要去道场练习的今剑和岩融挥别,捧起热茶笑道。

太郎颔首,“是,青江让您见笑了。”

“太刀君和笑面君是什么样的关系呢?你们似乎较之普通表兄弟更为亲密的样子……”

面对石切丸的追问太郎有些惊讶,但还是如实回答:“和您与三日月殿下的关系很相似,您的祖父与三日月殿下的祖父是同胞兄弟,而我的外祖母与青江的祖母则是同胞姐妹。”

石切丸点头了然:“原来如此,早有耳闻上一代宫司**与其胞妹交好甚深,最终也是与胞妹同日仙逝……我只是有些惊讶原来青江也是神社出身。”

“他虽然每年有一半时间与我们一起住,但并没有深入接触过这边。青江的父亲比较现代……”想起青江那个对神道油盐不进的父亲,太郎有些郁闷。若不是阿姨比较强势,恐怕青江都要被逼着与爱知这边断绝联系。

没有继续问什么,石切丸拿出了笔记本准备开始商谈取材事宜。太郎也迅速进入状态,不再思考为什么一向对这些人情往来不怎么在意的石切丸突然会对自己的小表弟感兴趣。

毕竟石切丸出身豪门贵胄,家里往上数五辈的那位家主是明治的华族***,现在亦是身处上流,不用自己发话就有一堆人贴上来。不同于太郎这边家系枝叶凋零,三条家的子孙文昭武穆兰桂腾芳,在各个领域都有一定的建树,于上流世界里也是一段美谈。这一代的子孙中,因为父亲入赘了皇族三日月宫而成为亲王****的宗近是最为尊贵的一位;小狐丸成为了舞台设计师,前年创办了独立剧团后更是名声大噪;岩融则是父析子荷,继承了武家道场还顺带着辅佐同系寺庙继承人的今剑。石切丸小时候体弱多病被送到了神社修养,读书时也选择了东洋哲学专业,苦心钻研的他一路读到博士之后便留校做了讲师。谁知就任第二年就因为事故坐上轮椅,他也从幕前转到幕后,潜心进行幼时寄宿的神社的古文书整理。去年被东京的大学再三邀请,正好岩融也表示可以照顾他日常起居,三日月又在这里,这才搬来东京开始了新的生活。

青江嗅着桂皮香悠悠醒来时已经过了午头,会客厅的商谈却仍未结束。终于睡得饱饱的他精神充沛,打量了一下布置简洁却不乏古朴趣味的房间便推门去找太郎和石切丸。二人谈得颇为尽兴,却仍然在第一时间都发现了青江的出现。

“你醒了,快和三条老师道谢。”太郎回头,看着青江吐吐舌头说了句谢谢才抱歉的看向石切丸。

石切丸则招手让青江过去,替他顺了顺睡乱的头发:“盥洗室在走廊口,你刚刚路过的摆了绿植的那个门。去吧。”

闻言青江点点头听话的去了,太郎却一脸复杂的垂下眼眸。

这么听话的青江,还真是不多见啊。

07

将已经睡成一团乱的马尾用牛角梳慢慢理顺,青江熟稔的扎起自己平时的发型。触及刘海时他略微一愣,轻轻撩开后,他看着自己那只颜色略深的瞳眸发了一会儿呆。

准确点来说,是用左眼看着右眼发了一会儿呆。

青江的右眼的视力,连0.1都不到。平日里虽然靠着隐形眼镜能够糊弄过去,但今天出门太急完全忘了这一码事。他的眼睛在一场事故中撞上了硬物,又被爆炸碎片打伤,即使后天配合治疗最后也只能模模糊糊的看个事物的轮廓。灰灰的,淡淡的,与那天这只眼睛看到的最后的景象有着天壤之别。

无数次午夜梦回之时,他回到那次连环车祸现场,蹒跚着向那个一头一脸血、被压在车下努力向外爬的男人走去。青江的脸热热的,似乎有什么液体沿着颧骨流下来。

那人嘴一张一合,青江却听不到也看不清他究竟在讲什么。他牵住男人的手,想要拉他出来,男人却突然放弃了挣扎,一下子泄光了所有力气一样摔在地上。青江一阵晕眩,眼前被红与黑的色块填满,失去视觉的他也踉跄着摔倒了。嗅觉告知他这辆车泄油严重,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爆炸。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男人就这样被压在下面——这么想着,他摸着黑环抱住男人的腋下,用上了所有的力气想要把他拖离这里。听着耳边紊乱沉重的呼吸和夹杂在其间气若游丝的“快走”“别拉我了”,他不断地安慰着男人,没关系,加油,你也用力,不用在意我……

成功了吗,离开了吗,青江什么也没得想,只是一味地拖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男人,尽量的远离随时会被引爆的汽车残骸。爆炸声是什么时候响起的,他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又是什么时候醒来的,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青江?需要我帮忙吗?”

青江吓了一跳,回头发现太郎扶着门把手一脸担心的看着他。连忙摇摇头,青江最后抚顺了刘海跟着太郎走出盥洗室。

“我得赶快走了,”太郎看了看表,“次郎刚刚发LINE说协会的人来拜访了。”

“嗯,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忙你的去吧。帮我给阿姨和次郎带好~”青江和石切丸把太郎送到玄关,一辆出租车正在院外等候。太郎匆匆告别,似乎是要赶半小时后的那班新干线。

“能赶上就好了。”

青江点头,刚想说那我也告辞了,却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带钱包。他有些尴尬的看看石切丸,石切丸马上会意,笑着递给他放在膝盖上的纸袋:“里面有你的围巾和预付的薪水,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啊。”

欣喜地接过纸袋,青江小小的鞠了个躬,笑得一脸灿烂。这样明显的欢喜显然取悦了石切丸,他抬手摸了摸青江已经梳顺的头发,顺手就把右半边的刘海绺了上去。

“啊……”还没来得及阻止,灰蒙蒙的瞳孔便被暴露在石切丸的眼中。石切丸也是一愣,看着这只明显与左眼不一样、甚至还有几个小疤痕的眼睛,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些自己已经不愿意再回忆起的画面。

还是青江先反应过来,他躲开了石切丸停在半空的手,连忙将刘海放回原来的样子:“老师,这是我的小·秘·密,还请不要在意~”用完好的那只眼睛抛了个媚眼,青江希望石切丸能够忘记那样丑陋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样的自己在石切丸面前十分渺小。

直到青江慌张的消失在大门口,石切丸才想起,刚刚那个声调的起伏和眼睛的神采,竟然如此的熟悉。

*夏季早操:日本的小学会在暑假时搞一种类似全民健身的早操活动,小孩子们可以来这里打卡w有时候还会有商店街的购物券之类的奖励

**宫司:神社的BOSS,地位如同寺院的主持。自古以来都是男性担当,但近来也开始有女性担任官职。

***华族:日本明治时期的贵族阶级(已废除),有别于皇族(皇族是亲王,华族是爵位)。你别说还真被我找到了三条家……

****亲王:日本的贵族阶级,又称宫家,有别于天皇一系(可以有姓氏)。后代中男性封亲王, 女性封内亲王。不过并没有实际权力……

以上是闲的蛋疼的小科普,总之大意就是三条家很厉害,但是papa已经远离了权力中心,一心潜心学术~目前比较能说得上话的是爷爷和岩融。今剑是老来子,所以年纪和他们差的比较大~papa>爷爷>狐球>园长>今剑这样w

————————————————————

更的比较快,因为今天把钱包丢了……要做些愉悦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TUT

虽然正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但请大家放心我就是个发糖的,而且就是个水果糖,外面包一层玻璃纸就拿出来卖的那种特别简朴【你】我就想写个温和的papa和俏皮的青江谈恋爱的故事~

如果我在七月七号之前更完会不会攒出来人品把我的钱包找回来呢TUT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请大家为我祈愿赶快找回钱包……

评论(9)
热度(27)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