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石青】讲师-学生=12③

04


脖子痛,是青江醒来后的第一个感觉。他轻轻倒吸一口气,正准备自己活动一下脖子,一只大手便冲着自己的脖颈覆了上来,轻轻揉捏。因为被冷不丁的接近吓出鸡皮疙瘩的青江逐渐放松,他知道这是今天自己陪同的那个带着桧木香味的讲师在替他放松肌肉。


“谢谢您。”青江嘴角微微翘起,一脸享受的样子。他经常肌肉僵痛,却从未有人真正的替他按摩舒缓。


“别在意。”


“您可以叫醒我的,三条老师。”


“看你睡得沉,是不是昨天没睡好?”石切丸捏完后拍了拍他的脖子,然后退开一点看青江下地穿好鞋子,“年轻人就算精力旺盛也要保持充足睡眠啊。”


青江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问:“老师比我大多少岁呀?您也还年轻吧。”


石切丸也笑:“三十路啦。青江君在我看来可是有活力的让人嫉妒呐。”


青江刚刚成年,家庭幸福美满,社会上的黑暗面与他几乎绝缘。这样纯粹的年轻人在自己身边,以后还会有更多……石切丸对不知哪里涌出来的感动有些无措,顺手便摸了摸凑过来给他扯毯子的青江的头。青江茫然的看了看他,稍稍挑高的眉毛,眼角下垂的双眸,习惯性翘起的嘴角,干净光滑的肌肤,在石切丸看来可爱又青春。他忍不住笑着叹了口气,“我们去吃午饭吧。”


寒假加上大雪,周围很多店家都闭门休业。两人只得在吉野家凑合了一顿——之于石切丸是凑合,青江倒是并不讨厌嫌咸的调味和煮得烂熟的肉片。石切丸看什么都是很新鲜的样子,他学着青江吃了一大口红姜,却被那股酸味和辣味呛得眼睛发红。想要找冰水却发现自己刚才已经让服务生把冰水换成了热茶,于是手忙脚乱的想要叫服务生来,身为师长的从容荡然无存。


青江大笑着把自己的冰水给他,又抽了纸递过去顺口揶揄:“老师,庶民的乐趣您看来是无福享受啊?”


石切丸无奈的吃了口米饭,慢慢等嘴里的怪味散的差不多才开口:“笑面君,捉弄老师可是不好的。”


“这可不能怪我……”青江装无辜,也装作没注意到从进店开始石切丸一直暗中在模仿他的样子。虽然他早就断定石切丸绝对没有吃过吉野家和松屋之类的这种连锁快餐。


饭毕,石切丸掏出手机,发现岩融已经把车开到了附近准备接他回家:“走吧,你家住在哪里?先把你送回家吧。”


“可以吗?”受宠若惊的青江睁大眼睛,报上了学生公寓的名字。石切丸回复了岩融之后便叫来服务生结账,礼貌地表示自己付全款。刚收好零钱就看到岩融的车停在门口,青江连忙起身准备推石切丸出去。


石切丸上车的时候,青江发现石切丸活动有障碍的不是腿部而是脚部的脚腕处,整个右脚完全无力扭动,就像是断了一样。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问就被招呼着上车,又被今剑缠着问图书馆的事情,等再想起来已经是做晚饭的时候了。他叹口气,对着正在往热水里打味噌的太郎说:“我感觉我今年冬天也不会感冒诶。”



05


太郎不解的看了看青江,“那很好啊。次郎一直在感冒。”


“……我突然又感觉如果不感冒岂不是输了。”看来笨蛋是不会感冒的这种传说终究还是个传说,“那你还能放心他跑来我这里?不要太喜欢我喔。”


“有阿姨和母亲在,她们来名古屋看外祖母。阿姨怕你也像他一样特意嘱咐我来看看你,明天谈完事我就回去。”太郎搅拌着味噌汤,“一会儿给你阿姨托我带给你的冬用补贴,她让你如果冷得厉害就去买个被炉。”


青江在旁边舀着米饭,漫不经心地说:“我这里暂时不需要被炉啊,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在家里窝着,我找到打工了。补贴什么的每个月汇来的那些就够啦……你吃这些够吗?”


太郎和青江是远房亲戚——太郎的外祖母和青江的祖母是一对感情要好的姐妹,连带着他们还小的时候暑假一直是在爱知县的外祖母家的神社度过,那时青江总是粘着年纪相仿的太郎。次郎则是太郎父亲再婚后现任妻子带来的孩子,和青江颇谈得来,而太郎性格随和也没有怎么抗拒,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越发的宠溺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三人打打闹闹着长大(准确来说是青江和次郎打打闹闹,太郎负责稳妥的看着他们俩),现在青江考来东京,次郎和太郎一起住在名古屋,虽然离得有些远了,现代通讯还是让他们拉近了不少距离。


晚饭对于靠便利店和快餐度日的青江来说算是十分丰盛,有小菜有炖菜甚至还有糟鱼。他拍了一张之后随手发给了今天中午还让他好好吃饭不要光吃快餐的石切丸,附上一句「看我多听话o( ̄ヘ ̄o)」,半晌收到了回复「真是难得,有人去你家了吗?」


惊讶于石切丸的敏锐,青江偷拍了一张太郎(当然太郎发现了)在吃饭的样子,「表哥来东京,在我家住一晚( >w<)我的枕边终于不再空空落落了」


又过了一会儿,石切丸回复:「你表哥,叫太刀太郎吗?」


青江一愣,狐疑的看了看正用筷子搅拌味噌汤的太郎,“你认识……三条石切丸老师?”


太郎也是一愣,“石切丸什么时候……当老师了? ”


青江图省事,一通电话过去,两人一听对方声音就认了出来,表示这世界真小。


原来明天太郎要见的人就是石切丸——石切丸的研究和太郎家的神社颇有因缘,于是他想针对这个主题做一次专题。而太郎大学院的导师和石切丸的博导又是同一人,太郎知晓石切丸腿脚不便便主动提出来东京商讨具体事宜。


电话挂断之后太郎有些赞赏的看着自家小表弟,“没想到你来了东京之后竟然变得这么有爱心,没有被俗世污染真是太好了。”青江则耸耸肩,并没有告诉太郎自己应募的真正原因。


临睡前,太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对正在玩手机游戏的青江说道:“明天你跟我一起去吧。”


“嗯?”


“石切丸刚刚发邮件,你的围巾落在轮椅上了。”



————————————————————


我没有坑,我只是被report搞傻了_(:3」∠)_下个月月初还要交毕业论文的仮題目,生无可恋……

papa的腿疾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不是先天的哦。

争取这几天爆肝写完,虽说准备先写完现象学的辩论稿_(:3」∠)_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喜欢的话请点小红心小蓝手喔!也欢迎评论讨论w


评论(5)
热度(22)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