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黄喻】Mein Macker ist Fotograf. (6)

*前文有汤肉
*今天没肉
*么么哒


到底是没能一夜七次。
黄少天在喻文州去后不久也跟着射了出来。他并没有急着抽出喻文州的身体,那一处的炙热和柔软使他不愿意离开。他就趴在喻文州的背上,小心的控制着自己身体的着力点,在不会压得对方难受的前提下尽量的覆盖住残留了汗水和情欲的胴体。
喻文州小小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眼睛都懒得睁开,嘴上却是毫无避讳的表扬:「你很nice啊。」
「嘿嘿,荣幸之至。」黄少天亲昵的蹭了蹭喻文州的鼻尖,伸舌头舔掉了鼻翼处的汗滴:「文州,你觉得我怎么样?」
听上去是求表扬,包含的意思两人却都心不在焉的明白着。难得能在床上搭调的伙伴,如果还郎有情郎有意那这事儿基本上是成了的。
喻文州却没有急着回答,长长的嗯了一声,慵懒的声音下埋着满足后的慵懒,听的黄少天心尖也跟着微颤。他只是轻轻的啄了一口黄少天,发出了含糊的鼻音:「嗯。」
嗯。
嗯?
好?不好?行?不行?可以?不可以?
在黄少天纠结着的时候,喻文州已经伏在柔软的羽毛枕上沉沉睡了过去。均匀的呼吸打在黄少天下巴,安安静静,轻轻柔柔,连吐息都带了点温和。他就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当下怀里躺着这样一个人,就够了。
黄少天轻轻的退出来,摘掉保险套打了结三分投进床边的垃圾桶,扯过了被踢下床的毯子把二人包裹得严严实实。


第二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唤醒二人的是一阵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手机震动声,还有隐约的陶瓷碰撞声。喻文州先醒的,他从毯子和黄少天的胸膛间钻出头来迷瞪瞪的寻找声音来源,略微凌乱的头发扫过黄少天鼻下,惹得他打了个喷嚏也醒了过来。
「怎么了?」黄少天连嘴都不想开,动动嘴唇问着扶腰起身的喻文州。得到一个安抚性的面颊吻后又拉起毛毯准备睡回笼。
手机在客厅,和黄少天的小猪陶瓷存钱罐放在了一起。此时已经停止震动的手机只有屏幕亮着,you got a message。是编辑部发来的,王杰希问他下午的见面具体几点钟到。喻文州一看时间,十一点五十。
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吗⋯⋯从来不睡懒觉的喻文州感到了无力。

黄少天虽然爱赖床爱睡觉,有了该忙的正经事却是从来都不会被自己的懒癌左右。听到喻文州叫起床,一个鲤鱼打挺从毯子里翻上来,大次次的溜着鸟去翻新内裤。他还很贴心的拿给喻文州一条没有用过的HOM豹纹款,骚气逼人,喻文州抽抽嘴角也没嫌弃,拿着去浴室冲澡了。
「哎,文州,你饿不饿?要不要我下面给你吃啊?」
黄少天穿衣服快,黄短T黑工裤,歪戴了个棒球帽,拎起摄影包就能走。此时却捧着微波炉叮了一分钟的牛奶咕嘟嘟,靠在门上看似关心实则调戏着在浴室里洗刷刷的喻文州。里面的人温和的应了一声,关了水流,围着浴巾打开门差点没让黄少天栽进自己的怀抱。
舔了舔自己嘴边的奶渍,黄少天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话,眼睛亮晶晶的扫着喻文州还挂着水珠的紧实身体。喻文州只摇了摇头,「时间不够了,谈完我带你去吃。」说着一边拿毛巾擦着身体,一边走去刚刚让黄少天找全的衣服堆。
背心衬衣西装短袜长裤一件不少,喻文州对着穿衣镜扭着扣子正想怎么这会儿这么安静,就听见门口一声快门,黄少天手里拿着的是一台有些年头了的F717,大大的镜头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了弯起弧度的嘴。左上的犬齿咬着嘴角,若隐若现的白色在异常发红的唇前十分显眼。




——————————————————————————

=-=我。。。。。
为什么每次有码字的劲头的时候都要赶去打工。。。。。我恨Famima哭哭。。。。
过渡章短小,其实在pages里显得可多了。。。
下一章到底是不是相机Play呢,是不是呢,是不是呢,是不是呢(。

评论(4)
热度(16)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