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安利都吃,只要文笔好三观正(`・ω・´)霓虹工读中,爱挖不爱填。lofter主同人创作(全职)/手机摄影,Instagram:NISHIGAIKURIN

讲师-学生=12⑧

给忘记前文的小伙伴们……我知道我有罪_(:3」∠)_

前文→http://ngkrin.lofter.com/post/1ababd_bc89531


14

回家的路上,青江一直在紧张。快要入梅的天气阴阴沉沉,搞得他自己也变得神经兮兮。摸索着钥匙开门时突然响起的手机振动都能把他吓一跳,看到是太郎才松口气划开屏幕接起来。

“喂?是青江吗……?”

“才不是呢,人家是青子,请问大叔你是哪一位?”青江没好气的开门关门,靠在墙上一边脱鞋一边吐槽。

“……你从三条老师那里回来了?”太郎的声音里带着无奈。

“是啊是啊,托你的福……”回到床上一趴,青江咕哝着抱怨,“我可是彻底搞砸了。”

把今天发生的事和猜想对太郎全盘托出后,太郎也惊讶了,“这么巧?原来三条老师当时也——”

“这是我的台词!真是……”自己是喜欢的人的“仇人”,简直狗血到不能再狗血了。

青江确定,自己对石切丸有着超出普通师生情的好感。和石切丸在一起,他感到放松和舒适,石切丸会很温柔的揉他的脑袋,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青江最喜欢石切丸不说话时嘴唇的弧度。可是石切丸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沉稳而有力,讲课时不自觉的大声让他的声音又显得十分敞亮。虽然体型已经走形,想必出事之前他肯定有一副好身体,石切丸双臂的力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啊,还有他的眼睛,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眼睛,石切丸的眼尾总是带着淡淡的红色,像是刚哭过又像是揉了许久。每次看到他的眼睛青江都想凑上去用嘴唇摩挲,石切丸一定会愣住吧……啊啊啊,怎么会有这么让他着迷的人呢……

石切丸呢?会很喜欢他吗?应该会吧,石切丸那么温柔,不如说根本想象不出来他会讨厌谁……就连害他落下残疾的自己,石切丸也能用吻在眼睛上的嘴唇安抚。石切丸会抱住自己,轻轻拍背,可是在今剑看了鬼故事睡不着觉的时候,他会不会也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今剑呢?——不对,今剑有岩融,应该不会跑到石切丸那里去吧……青江也不想让石切丸去做,打心底里不乐意。一想到石切丸可能抱过别的人,青江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石切丸的自尊心特别强,他不喜欢在外人在的时候晃晃悠悠一瘸一拐的走路,所以宁愿坐在轮椅上行动,哪怕是在亲戚的岩融和今剑面前也不愿意放松下来。但只有在自己面前,石切丸会放下这些包袱,任由青江搀扶着他送进卫生间,或者让青江好奇的去戳弄自己受伤的地方。这让青江有种被好的意义上区别对待的感觉,在石切丸心里,自己应该是特别的那一个吧?

独占欲?保护欲?但青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定义这份感情。他从未谈过恋爱,也没有喜欢过人,这样心痒痒的感觉就是喜欢吗?每次看到石切丸都想跟他黏在一起,每次离开石切丸都想再跟他黏在一起,这样的依赖是喜欢吗?盼望着每一次与石切丸的接触,期待着每一回与石切丸的互动,石切丸出现在青江的生活里之后便占据了最中心的那块位置,而青江也甘之如饴。应该不只是因为自己需要随时随刻在他身边待机吧,也不是因为他给的待遇优渥吧,那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喜欢吗?

喜欢会让自己变得这么奇怪吗?

“……青江!青江!你有在听电话吗?”太郎声音大起来,青江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和太郎的聊天里走神了。

“对不起……刚刚在想别的事情。”

太郎叹气,“总之眼科别忘了去看,这一阵子祭典多,要接待不少人,过了繁忙期我再去看你。”

“知道啦——次郎最近怎么样?”

又笑着跟太郎聊了几句家常,太郎便被叫去见人。青江挂掉电话,埋在枕头里大口吸气。是防螨喷雾的人工香气,这里没有石切丸的香味……

除了石切丸身边,哪里都没有。

他突然想念石切丸的怀抱了。


15

这几天的课,青江总是上的心不在焉。给石切丸做准备的时候也经常丢三落四,搞得石切丸频频皱眉,终于在周五最后的一节课结束之后,把青江叫住了。

“青江君……你……还在在意那件事情吗?”

“……”青江用眼角偷偷瞥了一眼石切丸,担心的神情让青江心里一揪。他慌忙的低头,企图用刘海遮住自己的脸:“我说不在意是假的吧……”

石切丸上前抬手,撩起青江的头发,却被青江甩头避开。快速的收拾好笔记本电脑和派发剩下的复印件,青江便站到轮椅后面推着他准备离开教室。石切丸无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抚这个还在钻牛角尖的孩子。自己的口才与学识在这一刻并没有用武之地,亲密的交往在他的生活里少之又少,除了无意间展露的对于青江的宠爱和关心,他并不知道该怎么进一步发展自己想要的那种感情。况且两人的年龄差摆在那里,遑论他们还有一段那样无法挽回的过去。

“我说过,我真的不在意了。”

“对不起,老师,我……会在意的。”

说完这句话,青江鞠了一躬,默默的离开了教师办公室,连石切丸在他背后试图叫停住他的声音都不理。

青江下到地下层的食堂,买了个可颂面包之后便坐在座位上一边吃一边发呆。直到有人在后面拍他肩膀,他才恍惚着回头,看到宗三抱着文件夹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啊……是宗三啊。”青江吃完最后一口面包,“坐。”

“你最近怎么了?”宗三在青江旁边坐下,仔细地看着青江疲惫的表情,“一点精神也没有,是和三条老师发生什么了吗?”

青江一愣:“该说不愧是宗三吗……”

青江和宗三是高中开始的同级生,只不过一个是三号馆的社会学部,一个是六号馆的文学部。两人虽然一直都有联系,却因为各自都是比较淡漠的人而一直秉持“君子之交淡如水”,并没有像普通的男子大学生那样天天黏在一起喧哗游乐。只不过这学期青江的选课几乎都在六号馆,而宗三也选了石切丸带的必修,导致两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去给石切丸做助手的时候便会和宗三坐在一起上课。

宗三总是很细心,在这样的条件下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情绪也是很正常的吧。青江自嘲,然而自己和石切丸一起呆了小半年都没有发现那个惊人的过去。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跟宗三相谈一下寻求意见,宗三便牵起青江的手,从他的指尖用自己的指尖轻轻滑过,延伸到青江的手腕处便慢慢的握住,轻轻重重的按着,浅色眼睛如同一汪湛蓝的泉水直直的映着青江。青江知道这是宗三安慰他的方法——非常独特、甚至经常引起人误会的方法。宗三似乎坚信手是人的第二幅面孔,总是保养的光嫩柔滑,被这样一双手抚摸确实是很舒服,自己的神经也就不由得放松下来,嘴里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趴在自己的胳膊上,手任宗三把玩着。

“你说……伤害真的可以……痊愈,的吗?”青江开口,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恐惧。他很怕那其实是石切丸为了让他好好替自己工作而随口安慰的话语,虽然知道石切丸并不是那样的人,但这种时候难免会多想。

宗三并没有开口,他在等青江将与石切丸之间的事用自己的方式娓娓道来。他感受到了青江指节和筋骨的颤抖,感受到了脉搏处开始紊乱的脉动。青江声音沉闷闷的,宗三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青江的手腕帮他放松。他刚开始并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的好友如此失魂落魄,这在他看来不是恋爱了就是失恋了。后者其实还好说,勾几个其他朋友一起到卡拉OK唱个痛再去居酒屋续个摊来个不醉不归,第二天那份苦闷就能和呕吐物一起被冲进马桶了。但恋爱这件事情着实麻烦,因为虽然外表上看上去他们几个都是游走于花丛之间甜言蜜语信口掂来的高手,但其实也只不过都是口头功夫,实际上的恋爱体验方面一个比一个纯情,天知道歌仙那个天天往公告柱上贴的情诗其实都是献给文学女神的肺腑之言呢。

但宗三能够确信的一点是,青江一定能不留遗憾的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青江的玩世不恭只是害怕自己的在乎再次成为伤害别人的利刃而包上去的一层伪装,经历过生死攸关的人,是不会被患得患失蒙蔽双眼的。因为他们知道,这次之后可能就没有下一次,是多么的真实与残酷。

“听你的描述,三条老师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啊。”宗三软软的微笑着,拍了拍青江的手,并没有接青江的话茬,“这么好的人,青江会想用自己的好去回报,这是最好的事情呀。对方是男人、对方比你大很多、对方家境雄厚,这些都不应该是束缚你和他的枷锁。你们都是干干净净的灵魂,值得一份纯粹的心意的。”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歌仙对你的影响太大了……”青江听了这么一番文艺的劝解愣了愣,忍不住笑了出来。

宗三佯怒着睨了青江一眼,还是忍不住说:“不过你和三条老师还是遮掩着点吧,上课的时候你们的眼神交流太明显了……虽然真爱无罪,但老师和学生的恋爱从个方面来说都是被不看好的,别因为这让三条老师丢了工作。”

青江抽回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放心吧,我们才不会在大庭广众下卿卿我我做那种被FFF团追着烧的事情的,我们都是保守的人嘛,保守的人。”说着比了个大大的心,这让宗三有了一种想用文件夹怒抽那张笑的得意洋洋的脸的冲动。

 ——————————————————

我……【。】

忏悔。

最近看了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太太的文之后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弃坑下去也不是个事就……

【其实这一年里我跳了守望先锋想开新坑了所以_(:3」∠)_】

总之这篇文我争取在九月里更完!!以及谢谢春告げ鳥と恋うらら太太的好吃的石青,真的看了几个樱花太太安利之后简直想冲去池袋乙女街扫荡一番_(:3」∠)_

评论(5)
热度(14)

© 西贝红凛 | Powered by LOFTER